从高能和弦论,到现代宏观政治之测不准原理

有文章说弦论科学家忽悠中国政府建造昂贵的高能对撞机,遭到杨振宁的反对。也有人说要考虑在低能状况下如何验证弦论。


我这里不谈是不是应该建对撞机。如果我做决策,不会是从物理角度去考虑,而是看这么昂贵的项目是否会对经济起促进作用,还是打水飘。因为造价实在太高,而实现物理学家所设的目标实在太渺茫,所以只能像上不上马迪斯尼乐园那样考虑。

但是这里我想说的是我理解的高能和弦论之间的一个逻辑内在关系,以及从此对宏观事物之间测不准关系的一些想法。我不是物理学家,前面的这句话有些大言不惭,我这里说的,只是从常理逻辑出发的一些想法而已。

我感觉,没有高能不可能验证弦论(当然也可能验证不了,我说的是至少有可能,或者验证出其它东西导致新的理论)。

为什么不是高能不可能验证弦论呢?很简单,如果我们在低能日常的情况下就能轻易看到弦论的呈现,那这个理论早就被发现而且被验证了。就像人们说苹果掉下来,导致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一样。如果弦论在低能日常状态下就能被发现,一定是天上每天掉下来11维一片片的小小提琴!

正如斯宾诺莎所说:“虽然我说的这一切不易得到,但是它们是可以得到的。就如稀世珍宝,要得到它当然不容易。因为如果不费吹灰之力人就能得到救赎,为什么人人都视它不见呢?但是记住,所有优秀的东西,得之之艰难,一如它们的罕见。”


我这里当然不是说弦论是最优秀的,但很显然,除了时空四维,其它七维是不容易看到的。

这也和热力学第二定律相符,不加入能量,不可能有更高的秩序。那七维,如果真有的话,不可能自动出现在你的面前。

这也预示着测不准原理在宏观上存在是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相关的。我还不知怎么描述这个宏观测不准原理,俗话说,要想成功就要付出十二分的努力。类似这个意思。

不过这个也不是我想象的宏观测不准原理真正的内容。就像微观测不准原理有人说是因为测量干扰造成的,因为测量就要光,光子扰动粒子,有人说测不准原理与测量无关,是本质上的。

我想要的宏观测不准原理也有一些是本质上的测不准,是否与能量有关需要再想一下。这些本质上的测不准对偶,在政治上包括,自由与民主,资本主义与社会福利,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左与右,这些都是本质上对立的。但是能量对它们也有影响。比如,国家富裕了,即能量大了,就可以适当解决或缓解这些对偶量之间的矛盾。比如人们会更加彬彬有礼。举例来说就是相对富裕的新加坡。如果国家很穷,即能量很低,这两个对偶量的矛盾就很难调和。所以能量在宏观测不准原理上还是个很重要的一环。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