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的笑话,中国人的严肃

我有个同学,以前是我的好友,现在在美国搞政治。搞政治我支持,但他就是没有半点幽默感,整天怀着深仇大恨,讲话像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念稿子,听着让人不仅不感兴趣,反倒觉得时光好悲桑。

这让我想起前些天我参加培训的事。培训教授是哈佛商学院教授,以色列人。他说,中国人和犹太人太像了:你们喜欢去名校,我们也是,你们重视家庭,我们也是,你们以勤劳为荣,我们也是。但有一点很重要的不同,你们教育孩子用孔孟之道,板着脸,我们教育孩子用笑话。我们是天天笑话,没笑话不能活。你们喝酒缓和气氛,我们讲笑话缓和气氛。

课间我俩继续聊。我提到我有一只狗,我的狗如何可爱云云。他说,我给你讲个笑话,有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牧师拉比三人,有个人请教说,生命什么时候开始,天主教说,受精卵一瞬间,基督教说,怀孕三四个月,拉比说:孩子离开家,狗儿死了,生命就开始。我们俩大笑。

我回敬一个笑话,有个犹太爸爸把孩子放到桌子上,说,跳,老爹接着你玩,小孩跳一次,老爹接住,很快乐,又跳一次,又接住,第三次小孩跳,老爹没接,直接摔到地上大哭,质问老爹,为什么。老爹说,记住,这就是Life。

我这个笑话N年前不知哪里看到,记忆犹新,他看起来蛮认同,连说That’s a good one.

有人说,幽默的人才能担当大任,这我认同,因为他心胸开阔,这样才能纵观大局,也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有人说,幽默的人才值得信赖,为什么呢?我想是因为他能接受你,能看到你的长处,大度,对生活没那多的恶意,心胸不那么狭窄。

工作中讲话,当然不能频繁讲笑话,但话语要生动,要风趣,这样才能让人听下去,让人觉得对得起时光。时光就那么多,什么事值得让我们苦大仇深呢?不值得。说服得了人家是好事,说服不了人家至少让人家有个好印象。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