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海军:时代的来临,1890-1900年

“日本海军的规划者认识到:中心战略任务,是建立西太平洋的海军霸权”
—历史学家James B. Crowley,1966年

“因此,必须假定日本的目的就是成为东方的主导海上力量。”
—查尔斯·H·克兰普(Charles H. Cramp),造船厂,1897年

日本在日清战争获胜后的几年中,日本海军还没有成为对任何西方大国的重大威胁。日本政府也没有认真考虑过西方对其作为亚洲强大国家的广泛和日益增长的恐惧。日本政府和整个国家错误地认为,其新获得的国际声望为其国家追求战略利益提供了更多的行动自由。

许多开明的日本公民认为,“理所当然,我们未来的历史将是日本人在世界各地建立新日本(形象)的历史”。但是,行动的自由需要更多的军队和海上工具来支持,只有武力或武力威胁的政策看起来才能带来了有利的结果。一位现代观察家指出,悉心吸取马汉的(海权)哲学,1890年以后,日本开始需要“在数量上扩大并在质量上改善[其]武装部队,获取基地和加油站”,以行使国际影响力。

1895年后,中国日渐衰弱,这使得越来越多的外国大国受到鼓励来利用这一成熟的机会。但是,越来越多的,吵吵闹闹的西方大国在中国的存在,形成了对日本的威胁。同时,日本势力范围的增长意味着最终与一个或多个西方大国出现直接冲突,因为这些西方国家对一些区域垂涎三尺,而这些地区在战略上对日本的物质和经济安全至关重要。但是,由于无法直接挑战侵略的西方强国,日本在其他地方寻求机会发挥其影响力。

在1890年代,事实再一次证明日本无法赢得一场东西方之间的对抗,即夏威夷吞并危机。但是,从1895年到1897年的几年中所汲取的经验教训,确实也满足了日本海军计划者的目的。

首先,日本政府推迟到很长时间以后才在东亚以外地区进行任何进攻行动。因此,直到1914年8月,海军计划者才可以将主要精力放在西太平洋地区的主导政策上。对于日本海军来说,这意味着海上战略,而不是对日本陆军更有利的大陆战略。

在服从陆军数十年之后,海军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组织。日本海军直到1893年才获得与陆军同等的拨款。但是,陆军仍然对国家的国防负责,由陆军主导的政府指定陆军总参谋长为所有帝国军事力量的司令官。在为确保自己的角色而进行的抗争中,被陆军的利益所掩盖的日本海军,不得不克服政府只专注于陆地的趋势。

但是自1890年马汉(Mahan)的海上力量研究发表以来,这一过程迅速发展。日本海军也是思想者的重点。 1893年后,日本海军“战略精英”最重要的成员佐藤哲太郎,为海军的论点做出了很大贡献。后面详述。然而,就是佐藤也还借鉴了马汉和英国的菲利普·科隆(Philip Colomb)提出的日本安全战略。

其次,日本海军从危机中得到了喘息空间。由于国内,国际海军主义的增加和中日战争,日本政府开始大规模扩大海军。由于预期与中国会发生战争,日本政府于1893年出资建造了两艘一流战列舰。但是,直到1897年夏威夷危机期间,这些舰只才到。 1896年和1897年,日本政府着眼于与俄罗斯的冲突,批准了一项“十年海军扩充计划”,该计划又资助了四艘一流的战列舰和五艘装甲巡洋舰。

到夏威夷危机爆发之初,该建设计划并未取得任何成果。随着主要其它海事大国在一流战斗舰队上的购买,日本海军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来确保国家在东亚的战略利益。到1897年,日本和日本海军已经与西方列强有了多年不愉快的经历或接触。在这里,历史教训的重要性隐约可见。马修·佩里将军(Matthew C. Perry)迫使日本在1853年通过海上力量放弃了闭关锁国。佩里的成功很快导致代表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的舰队进行了后续访问。显然,西方列强海上力量的例子比比皆是,包括美国在1863年和1864年使用军舰迫使日本保持相关各种海峡和港口的开放。

到1897年,日本海军已接触了马汉(Mahan)推崇的海上力量哲学近十年。更重要的是,语言来说也证明几乎没有什么挑战,因为日本海军要求其官员精通英语。到1890年末或1891年初,海军的一些军官以及一些政府官员对马汉的工作非常熟悉。 金子太郎与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很熟,也是日本未来的美国大使。他在1890年夏翻译了马汉(Mahan)1890年著作的部分内容。以这种形式,“马汉出现在日本帝国海军官兵协会的杂志上。”

尽管如此,西方列强尚未给予日本帝国应有的尊重。 1895年后,各国继续匆忙地分割中国,这使日本人大为沮丧,也使其国际关系充其量是脆弱的。日本领导人采取了防御措施,“采取了一种奇怪的形式,即反帝国主义的帝国主义。他们可以根据外部条件和内部利益的规定,与野兔或猎犬一起进行争夺战。显然,如果没有海上威慑力量,日本可能会遭受苦难中国同样的命运。

正是在那个时期,许多日本海军的“战略精英”出现了。国际危机加剧了日本海军对持续专业军事发展的渴望。美国海军军官了解到,捍卫岛屿国家最终需要一流的海军。他们进一步了解到,一流的海军需要训练有素的军官。

但是,这种培训主要存在于西方国家。一位日本历史学家列举了专业理论日益国际化的趋势,并指出,“日本人意识到转向西方的重要性”而成为一个现代化国家,从定义上说,就是日本要拥有“更大的军事资源”。日益增多的回应马汉的出版物对日本理论家来说也说明马汉加强海上力量的理论是令人信服的。这些理论家们知道,蓬勃发展的国际海洋环境对日本的远近利益构成了潜在威胁。可是,获得足够的海军力量,训练海军官兵,必然会导致停止一系列其它活动,主要是由于财务上的困难。

为了寻求海军现代化,还需要与西方主要海军建立某种和睦关系,以便从它们不断发展的专业精神中受益。日本人寻求这种关系还有其他理由。他们觉得,如果找不到支持他们的“恩人”,他们的日本岛屿将面临中国的命运。如果人们检查一下日本海军在1922年之前所做的大部分工作,可以肯定的,是防止敌军在日本本岛群岛海岸行动,这样的考虑推动了许多计划。 山形是日本陆军专业发展的推手。他回忆起1860年代西方国家使用海军力量的情景,当时他只能无奈地看着外国海军进行浩劫式的破坏,同时又保持了对防御措施的抵抗力。有人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之时就是这种考虑。一位现代学者认为,1945年日本的投降不是由于满洲大败而导致的,而是“日本领导人认识到,他们能够守护他们最重要的领土-本国岛屿-的策略无法成功。他们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能够防止本土岛屿被入侵和占领,他们宁愿投降而不是承受继续战争的代价。”

东西方关系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日本海军战略精英中非常重要的一员。结合深厚的理智,自然的好奇心和极好的运气,秋山真之被证明是这个“概念”发展的重要一环。当人们思考美国海军与日本海军之间的敌对情绪的增长,通常很难找到对1907年战争恐慌之前的日本海军的任何具体分析。以下的讨论将部分面对这些众多未解决的问题。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