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的早期生涯。 1890-1900年

秋山的职业生涯始于1890年7月,当时他刚刚在海军学院毕业,而这又是在船长马汉发表他的《海上力量对历史的影响》(1660-1783年)数周后。如果秋山没有在1890年或1891年听说过马汉的这个海上力量研究,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之后在1893年末,当他前往英国时,知道了马汉,因为当时欧洲列强都很推崇这位美国海上力量理论家。赫克托·拜沃特(Hector Bywater)讲述了弗雷德里克·T·简(Frederick T. Jane)与日本海军军官的遭遇,而这个军官可能就是秋山。简提到,这名军官当时在朴次茅斯和英格兰的埃尔斯威克之间来回打发时间,等待他所订舰船的建造(awai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is command)。他被发现是深深地沉浸到马汉,把跳棋棋子摆放在纸上,以制定出战术。”秋山恰好在这两个地方都花了一些时间,等待为日本海军建造的一艘新船。

秋山在各种例行任务和职责中都是首选,其中包括两次被派到到欧洲水域。

第一次访问是在1891年,当时滞留在土耳其的船队归回,第二次访问是在1893年,陪伴英国建造的巡洋舰吉野号,(也就是一年后甲午战争中家喻户晓的名字)。当时马汉不仅是在欧洲大陆的饭桌上被谈论,而且在英国也是。吉野号是日本第一艘配备新型测距仪系统的军舰。在岸上的任务包括参观日本海军鱼雷学校,以及在日本海军情报局的一段工作,这提高了他的分析能力。

秋山的与众不同,要等到中日战争(1894-1895)的困扰性结局之后,才展示出来。当时有西方列强的三方进行干预,使日本无法充分享受与中国战争的胜利成果。秋山极有可能与他的同僚们一样感到沮丧,他试图了解日本为何无法阻止三方在1895年4月进行的干预。这三个代表中国利益的大国要求日本将战略辽东半岛退回给中国,其海军基地位于亚瑟港(即旅顺)。为了强调他们的决心,欧洲大国将他们的海军移师到了东亚水域,并威胁说如果日本不默认就会面对可怕的后果。”

日本在获取领土的问题上面临着另一个挑战。尽管三方列强接受日本保留台湾(福摩萨)作为胜利的果实之一,但西班牙人施加了更大的压力来阻止这种结果。西班牙政府对日本进一步向南扩张深感恐惧,但没能成功地要求日本将台湾归还中国。对于西班牙人来说,台湾岛危险地位于菲律宾群岛附近。西班牙政府表示要加强额外的海军力量,但最后没有做到,也没有进一步表示希望阻止日本向南推进。

日本没有准备好抵抗西方强国的联合力量,只好退让,但发誓要作出反应。在这种羞辱的遭遇刺激下,日本海军决定从对其友善的西方海军列强那里寻求最新的知识,信息和训练。一位现代观察家指出,这样的部署为日本海军提供了“外部世界的制度窗口。其主要目的是准备其自身建成一流的海军,以阻止对日本政策的任何干涉。” 1898年亚瑟港被俄国占领后,日本海军的紧迫感和增强海军力量的需求进一步增强。如果西方列强要割让中国,日本需要一支合适的部队来确保其在中国“瓜”中的份额。 ”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海军军官开始更新其教育。秋山的预备教育证明是非常重要。年轻的秋山从他在松山的家中来到东京,与他的哥哥好古一起生活。哥哥好古是一名初级军官,是帝国陆军的未来将军。 好古对真之产生了关键影响,为青少年的他提供了强烈的纪律和秩序感。这位年轻人利用了东京更具文化氛围的氛围,并入读了他学习英语的预科学校。

1886年,他进入日本海军学院,并获得了四年的奖学金。秋山在海军学院就读第一年之前精通英语,他开始吞噬著名战略家的著作,其中包括西方理论家的主要著作。秋山在1897年前往美国之前曾读过《马汉(Mahan)和乔米尼(Jomini)》。1888年后,日语版中出现了Clausewitz的《战争》(On War),秋山很可能是通过他的兄弟,未来的将军秋山好古得知这些的。他也学习了一些亚洲的战略,包括日本的武田信玄,中国的孙子和吴子在内的战略。

为了提高其官兵的专业性,日本海军开始向海外派遣特选官兵,这一程序一直持续到下个世纪。海军命令当时是中尉的秋山在美国寻求高等教育的机会,他将在预期的为期两年的访问中寻求入读美国海军战争学院。'' 几乎就在同时,美国和日本卷入了与美国对夏威夷吞并的危机。两国向这些岛屿派遣军舰。当然,这场危机看上去会使秋山无法在美国获得专业教育机会。但事实上,秋山赴美的命令是1897年6月26日起草的,很有可能是由于夏威夷危机,海军部命令他前往美国学习。没有什么困难,秋山前往了美国。在途中,他的船在夏威夷群岛停留了一天,这个年轻的日本海军军官应该不会错过美国海上力量优势的展示。美国海军在夏威夷维持着许多军舰,而日本人只向夏威夷派遣了保护性质的巡洋舰“浪速”号。美国甚至考虑派遣一艘战列舰前往夏威夷水域。

秋山在1897年8月至1900年1月之间对美国的访问证明对他的海军军官成长极为有利。到达纽约地区后不久,秋山与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联系,就如何参加美国海军学院或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计划,希望他能提供专业建议和建议。马汉没有做那么多建议。也许,这个美国人对秋山“表现得更像是一名情报官员,而不是未来的战略学生”因此有些怀疑。秋山从这个学者那里得到了比较有限的建议。马汉(Mahan)向秋山(Akiyama)提供了有关战略和战术的阅读清单,建议乔米尼(Jomini)的《兵法》和布鲁斯·哈姆利(Bruce Hamley)的《战争行动》。马汉还向他推荐华盛顿海军图书馆的藏书和其它。秋山稍后说,由于他已经阅读过马汉建议的作品,因此这个名单没有什么用。多年后,秋山坚称,马汉(Mahan)的海上力量理论存在一定缺陷,因为那理论与帆船时代更紧密相关。

(待续)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