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的早期生涯。 1890-1900年 (向美国海军学习)

秋山好运气接着来,他这时获得了海军部的许可,得以参加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开设的缩短年度课程。他参加的讲座包括对刚刚结束的与西班牙战争的分析。这期间,秋山有机会聆听了战争学院院长查尔斯·斯托克顿上尉的演讲,内容涉及战争,海防,海底电报和军事行动的准备工作。未知的是,秋山是否会见了一些更为杰出的来访者,包括战争大学的推手。海军上将斯蒂芬·B·卢斯。

其间,阿尔伯特·尼布莱克中尉的论文谈到了海军在菲律宾群岛的行动以及该岛防御的海上组织问题。尼布莱克(Niblack)建议美国可以在经济上在菲律宾维持海军存在。尽管尼布莱克没有提到对美国控制东亚领土有什么海上威胁,但是西方列强在亚洲增加海军存在,对日本的利益来说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亨利·泰勒(Henry C. Taylor)船长两次讲授海上战术和海上炮火,以及经济安全对海上强国的重要性。泰勒明确认识到,由于西班牙舰队的薄弱性质,西班牙和美国的这场海战并未真正引起人们的注意。泰勒断言,在新兴海上霸权的争夺战中,美国海军的未来战争计划必须基于与一个强手的相遇,至少是与美国海军相等。尽管泰勒当时还没有单挑出日本海军,但秋山可以推测泰勒主张大幅增加美国海军的建设。

麦卡拉(Bowman H. McCalla)上尉详细介绍了美西战争期间遇到的问题。麦卡拉是美西战争前美国海军的主要战略家和战术家之一。但是,在冲突期间舰队的行动使高级官员们感到不满意。麦卡勒批评美军缺乏准备,指挥链效率低下,以及在解释国际法,两栖作战和各种海上活动方面的问题。

我们因此可以相信,这些演讲使秋山对圣地亚哥封锁期间以及随后的舰队遭遇期间美国海军的行动有了更深的了解。这个时期的这些专业活动使他对当代美国海军的做法,倾向和爱好有了深刻的了解。他还与许多美国未来的海军计划者建立了联系。

美国海军那个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开放性将在1905年之后发生巨大变化。也许,这是对日本在1905年击败俄国所带来的新的国际现实的回应,那种开放性证明会暴露自己。美国海军开始对这种“接触”有了担忧。 1906年,海军情报办公室建议外国军官不要再访问海军学院和海军战争学院。因为,这些军官可以从“信号发送方法,战斗战术和炮兵训练”中推断出很多海军行动和战术,并且可以详细推导出美国海军人员的实际状况和舰队效率。此外,美国海军学会论文集会发表有关战术,作战和战略发展的文章,秋山和其他一些日本海军军官是该学会中的准会员,也利用了这个资源。

秋山以后能够推测美国海军可能会选择哪种行动方式,特别是美国海军计划者可能会有哪些战略考虑。尽管我们要避免简单化看问题,但对秋山来说,重要的是要指出,他遇到的许多军官之后都曾一次或多次在美军的战斗规划中担任要职。泰勒(Taylor),斯托克顿(Stockton),斯坦顿(Staunton)和尼布莱克(Niblack)后来任职于美国海军总局。不管怎样,日本海军的高层认为秋山的专业才能值得特别考虑。返回日本后的一年之内,秋山的主管选了他来执行特定任务,这包括帮助日本海军为与俄罗斯交战做准备,而事实证明秋山足以胜任这项任务。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