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的海上力量对比(日俄美英)

在罗斯福筹建一支强大的海军部队的时,总部和海军战争学院的计划者们也还在继续着他们的战略分析。然而,到1901年底,他们发现在东亚的威胁不是日本,而是俄罗斯。当时,中国爆发了反西方的义和团运动(1900年),这为俄国人提供了占领满洲并使它成为俄罗斯一部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俄国人这样做违反了列强约定的“门户开放”政策,并明显威胁了美国的许多经济利益。俄罗斯采取的挑衅性措施也威胁到日本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特别是他们对朝鲜的虎视眈眈,因为朝鲜半岛在历史上就被认为是日本的匕首。随后,俄罗斯又完成了一个庞大的舰队扩充计划,将八艘新战列舰移转到他们认为有敌对行动的亚洲。俄国对日本在朝鲜利益的威胁催促着战争的将临。马汉当时就指出,“俄罗斯向东亚部署的波罗的海舰队的一大半,效率更高,使俄罗斯与日本实现了实质性的海军平等”。

尽管俄罗斯的这些海军力量调动是针对日本的,但美国海军理论认为,这些俄国海军力量也威胁着美国在东亚和菲律宾的利益。随着东亚紧张局势的升级,计划者们开始猜测敌对联盟的可能性。这种猜测从法德俄日对美国和英国的联合威胁,到德俄法阵线对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联合威胁。虽然,还是有许多美国海军计划制定者对敌对联盟的威胁不当回事,但是,这种强大的海军力量联盟,其目的可能是针对俄罗斯,但对美国同样具有挑战性,迫在眉睫。

在这些猜测和俄罗斯舰队继续转移的过程中,一件非常显着的外交事件改变了国际战略版图。 1902年初,英国和日本缔结了英日同盟。这个联盟之后持续了二十年。在那个世纪之交,英国面对众多挑战,尤其是德国启动大规模舰队扩充计划后不久,决定放弃“关荣孤立” 立场。而日本,对“外界”的持续威胁也感到厌恶,它需要寻求一个盟友,以制止其他第三方干涉其追求国家利益的行为。这个日英联盟,旨在减轻英国的压力,但其后果远远超出英国的利益。

大家记得,日清战争之后,日本在中国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这是因为欧洲三强的干预。如果再来一次所谓的干预,英日同盟会给日本提供安全,即少受干预。特别是,如果与正在进行的满洲和朝鲜战略利益有关的日俄谈判最后导致冲突,这个同盟也许会让日本可以免受法国或德国的侵害。联盟使英国有机会削减其在东亚的部队,并将其更多的海军资源集中在自家水域。英国决定将海军集中在本国水域的决定也符合美国在大西洋的利益,因为它限制了德国的行动自由。因此,德国在西半球的进攻行动威胁仍然很小。由于英国海军集中在本国水域,1906年5月,德国人停止了对美国进攻行动的所有计划。但是,德国和英国舰队的战略重新配置并没有阻止美军联席会议寻求足够的舰队实力来进行防御。 1903年初,总务委员会以机密文件的形式记录,要求增加48艘战舰和24艘装甲巡洋舰。该计划从未获得批准,但是有人认为这对整个过程是不利的。英国从东亚撤军,使日本成为最强的区域性海上国家,完全有能力开展打击美国在西太平洋利益的行动。

然而,在日本完全成为对美国在亚洲的利益的主要威胁之前,国际环境再次产生了不同的视角。 1903年12月,俄罗斯和日本就满洲和朝鲜问题进行的谈判破裂。随着冲突可能性的增加,美国将日俄战争的可能性视为天赐之机。这场战争可能会导致日俄双方精疲力尽,从而有助于维持有利于美国的力量平衡。 1904年2月8日,日本海军对亚瑟港(旅顺)的俄罗斯军队进行了偷袭。这场战争证明,给美国人的所谓天赐之机没有持续多久。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