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冈子规的美学和诗词俳句

黄云鉴:正冈子规人生的啼血哀鸣之美

正冈子规是伟大的短歌革新家。俳句杂志《杜鹃》在停刊后,在子规的积极上,正冈子规的一生病苦,托付纸卷,春夏秋冬的轮回,诉不完的风霜,终归于一抔黄土。支持下,同年十月在东京复刊,从此该杂志成为子规派的新派歌人的专门杂志。在子规其门人的竭力推动下,俳坛吹起了清新的逐步之风。

正冈子规在比较美学理论方面有所发挥,子规说:“美分为积极与消极二种。积极之美其意匠壮大,雄浑,劲健,艳丽,活泼,奇警,消极之美其意匠古雅,幽玄,总而言,东洋的美术,文学公认消极之美,西洋的美术,文学认知积极之美。若以时代而言,则无分东西国别,古代消极之美居多,近代则积极之美居多却壮大雄浑者却多见于古代”,又说:“极度的客观美就是画”。这些话有一定的道理,对比较美学理论做出了广泛而又深入的理论超越。

日本当代文学评论家吉田精一对子规有一段比较中肯允当的评论,他说「由于他的性格是理智的,其根本态度是实证式的,所以他那一代的俳风,伴随说是余韵袅袅,还不如说采用了在看到眼前的实物实景时而兴感的,印象明了的客观句法。」

因此,他用这种「极度的客观美就是画」的写生方法创作重写俳句,尤其是从1895年(明治28)起子规疾病缠身到去世为止,这种「消极之美」便渗透在了正冈子规的许多作品之中。下面就正冈子规的一些代表的俳句和作品来分析其啼血哀鸣之美。

在子规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写下了诗歌:

卯の花散るまでなくか子规(ホトトギス)

杜鹃呀,难道你要一直哭血哀鸣到水晶花的凋落吗?

为了排解「消极之美」,他到大阪,奈良旅玩。游奈良法隆寺时,子规写下了他的俳句中最家喻户晓的一首。

柿食刚钟が鸣,法隆寺。(为病刚食涩柿子,钟声凄凉法隆寺。)

柿在俳句中是季语,指晚秋时节,在我们眼前呈现出这样一幅暮秋落日时分的风景,作者一边吃着手中的柿子,一边注视着浸在黄昏中的绵绵远山,突然,在凄凉的秋风中,晚钟的哀鸣声,从静穆的法隆寺中飘来,久久地回荡在奈良的上空。

他经常吃柿子。又如,三千の俳句を阅し,柿二つ。(读三千首俳句,啖吃柿子两枚。)

山茶花啊,

落了一朵,

落了两朵。

这一首切合俳句诗人的“写生”手法,给人留下鲜明的印象,句中有时间的位移,使人仿佛目睹着艳丽的山茶花凄惨地地飘落的景象。子规称“感情的文学,即纯粹的文学。」「美的标准,在于美的感情」,所以这与子规当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行你我に,とどまる汝に秋二つ。(你留我离去,天凉两处秋。)

两人分别,时在秋天,惜别又叹境遇不同,容易地用了两处秋,表达当时的心情。子规从松山要去东京,夏目漱石仍旧停留松山。

正冈子规忍着病痛的折磨,凝望着病床六尺外的庭院的草,花,虫,风,阳光,写下了《小院日记》。我生病以来,从没有象今天早上那样头脑清醒地静静凝望这个庭院,一两片丝瓜瓜的树叶在风中飘摇着,病痛到极至,好像短暂感觉不到了一点痛苦,我感觉不可思议,我想要把它写下来,所以口述之。

如最后子规写的绝笔:

丝瓜花开花落,痰塞喉头将成佛。

(糸瓜咲て痰のつまりし仏かな)

丝瓜,性寒,无毒,凡人风湿湿热,水肿等症者,服之有效,汁滴瓶中,能消痰火,所以子规经常饮丝瓜汁。这里季题是“丝瓜”,所以后世又称子规忌辰为“丝瓜忌”。

----------------

正冈子规俳句五选

说到日本俳句,国人最熟悉的应该还是松尾芭蕉,他的“古池や蛙飞び込む水の音”(ふるいけやかわずとびこむみずのおと)在国内都有无数个翻译得版本。

对于日本人来说,今天要介绍的这名俳人是他们非常熟悉的,他是日本文豪夏目漱石的朋友,也是著名俳人高浜虚子的师父。他就是正冈子规。

其一

「春や昔 十五万石の 城下かな」(はるやむかしじゅうごまんごくのじょうかかな)

日文解释:「かつて江戸幕府があった顷は,この地も十五万石の栄えた城下だったが,

その春も今は昔のことか」

中文解释:江户时代,这里也曾是年收15万石的繁华之城,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其二

「柿くえば 钟がなるなり 法隆寺」(かきくえばかねがなるなりほうりゅうじ)

日文解释:「法隆寺に诣でた帰り,近くの茶屋に寄って,しばしの休憩と柿を食べいていたら,法隆寺の钟の音が闻こえてきて,ああ,秋だなぁと感じ入った」

中文解释:去参拜完法隆寺回家的路上,在附近的茶屋坐了坐,休息了一下吃了个柿子,听到法隆寺的钟声,引起了秋天的到来。

其三

「鶏头の十四五本もありぬべし」(けいとうのじゅうよんごほんもありぬべし)

日文解释:「庭前の鶏头が,だいたい14、15本ほどあるだろうか」

中文:院子前面的鸡头,大概有14、15只吧

其四

「いくたびも雪の深さを寻ねけり」(いくたぶもゆきのふかさをたずねけり)

日文解释:「どれほどの雪が降ったのか,どれほど积もったのか,何度も寻ねてしまうものよ」

中文::雪下了多少呢?积雪又到了哪里呢?我不断地向家人询问着。

其五

「糸瓜咲て痰のつまりし」(へちまさいてたんのつまりしほとけかな)

日文解释:「薬となる糸瓜が咲いたけれど,痰がつまって仏(死人)となる身には间に合わないだろう」

中文:作为药的丝瓜虽然开花了,但对于积痰的仏(死人)已经来不及了吧。

(读这些事的时候要记得大多数时候他躺在病床上,看不见)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