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作为一个“群体分裂者”能不能领导美国?

不少人,不仅是华人,都认为川普是个分裂者,即在语言和行动上不去整合国家内部的各个群体,不去联合自由世界的盟国,反而在国内撕裂族群,在国际上与盟友讨价还价。

对于领袖的传统定义,是要能够联合大多数,因此,不少人认为川普不是个领导者。

客观上说,川普确实不擅长团结所有人。但我认为,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之国,最重要的是能看到自由世界面临的问题,指出来,让大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否则,即使大家都很团结,但方向走偏,或者看不到自身的问题,最后集体下沉,这岂不是造成更大的灾难,又谈何领袖?

在过去几年里,我从一个只注意川普的个人道德和他的让少数民族恼火的“族群撕裂”言论上,转到了看他说的到底是否有道理,这样的更加冷静全面的角度上。我不能不说,川普发现的问题,确实是美国和自由世界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是那些只关心团结但不正视问题的领导者所欠缺的。诚然,我也希望能有一个里根那样散发魅力的人物,能即看到问题,又能团结各方面的人出现,但目前没有,有什么办法呢?有的都是对问题不敢正视,不敢发声,好话说了半天,留下更大问题的人。

我们来看看川普看到的那些自由世界面临的巨大问题。

首先,就是移民问题。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几个世纪以来,前赴后继来到美国的移民认同美国的个人奋斗,个人自由和尊重法制的精神,使得美国成为最强大的国度。但是,美国欢迎移民也要看需求。时代不同了,现代世界是一个拼高科技的时代,几乎不再需要仅靠出卖劳力的移民。因此也不需要太多来自墨西哥及南美靠体力劳动的非法移民进入,这不是歧视西裔少数民族,因为同样的美国也不需要昔日那样修建铁路的中国工人和爱尔兰人。也因为在美国内部,由于科技进步,已经使很多人失去了工作。这些工人,不论是白人还是黑人,本来是可以屈身去做这些低等的体力工作,但南美非法移民的进入,用更低的工资把这些本国国民驱离。这是对本国公民的极大不公。这种驱离,带来很多社会问题,穷白人进入集体忧郁状态,穷黑人进入集体福利状态。因此,引进南美非法移民完全是个短视的行为,对美国造成长远的不利影响。唯一得利的,就是打种族牌的民主党人,他们巴不得少数族裔尽快在各州成为多数,从而使选举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这不是热爱美国的人民所期望的事。我们固然希望少数民族的利益能得到公正改善,但不是通过这种方式。美国如果不能保持伟大,少数民族,包括华人成为多数又有何用?

同理,欧洲各国,对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不加限制,造成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治安和经济问题。很多去过欧洲的人,尤其是到过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人,都有着被偷被抢的惨痛教训。这些来自中东的和东欧的穆斯林和吉普赛人,打扮穿着首先与欧洲人完全不同,改变着欧洲的面貌。其次,抢偷全不在乎,警察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政府还在收留这些人。难道对于难民的这种深情厚谊,就不能看看对于本国人的不公,对本国文化的破坏吗?

对于其他国家真正的关怀,是使得他们的国家变得更好,使得他们在自己的国家生活得更好,发扬光大他们自己的文化,而不是来到欧洲国家去改变欧洲的文化。

如果仅仅为了团结各族裔,不看到问题,这难道是真正的领袖吗?

第二,就是少数族裔的问题,主要是黑人的问题。

黑人确实面临着很多很多不公的待遇,这需要解决。但是首先,是要黑人自己先做出自己应该做的事。黑人的问题是总想靠着某党某人翻身,这不是美国文明。美国文明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我举下面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前几天,有个视频,一位以共和党身份竞选议员的黑人女性,在巴尔的摩黑人集聚的街区走过,那里非常荒凉破落。她说,不要指望民主党,民主党已经要我们黑人的选票几十年了,可是看看他们都为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们的街道还是这样,我们的人还是没有工作。因此,我作为共和党参选,选我。

我看了之后,同意她的说法,但有更多的不同感想。为什么黑人兄弟姐妹们不能自己把社区收拾好让它火起来活起来呢?你可能会说,我们没有资金,没有人权。这似乎没错,但是,资金再少,人权再少,比古巴少吗?比刚果少吗?我觉得,重要的是,黑人需要改变思维方式,充分理解美国的精神。行动起来。

那么你可能会说,难道你中国人比我们更理解美国精神?不是,中国人里面也有很多不理解美国精神的。但黑人的部分主流确实有问题。“黑人命也是命”这个组织可以说是一部分主流吧?2015年,BLM的三位创始人之一Patrisse Cullors在与Real News Network的Jared Ball的访谈中说,“我是有意识形态平台的。”我们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这里Cullors想要用一个新的意识形态代替美国精神。他们要做的不是自身奋斗,把自己的饼做出来,而是要抗争的的零和战斗。

另外一位BLM创始人托梅蒂(Opal Tometi)与记者有这样一段交谈。记者说:一些BLM活动者有些立场让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感觉是危险信号,比如杯葛七月四号独立日,你怎么看?托梅蒂说她没有像某些(白人)美国人那样庆祝这个公众假期。 “但是我不介意放个假,”她大声笑着说。

但是,七月四号独立日,不仅仅是一个公共假期。七月四号不是白人的节日,黑人的节日,或者黄种移民的节日,而是美国国家的节日,美国立国之本的奠定日。

托梅蒂来自尼日利亚,为什么你不能在尼日利亚实现你的梦想,而是移民美国?因为美国才能让你实现你的梦想,你的所有梦想必须建立在美国的立国之本下。

在著名的《论美国民主》这本书里,法国人托克维尔说到:美国的居民从小就知道必须依靠自己去克服生活的苦难。他们对社会的主管当局投以不信任和怀疑的眼光,只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向它求援。他们从上小学就开始培养这种习惯。孩子们在学校里游戏时要服从自己制定的规则,处罚由自己制定的犯规行为。这种精神也重现于社会生活的一切行为。假如公路上发生故障,车马行人阻塞不通,附近的人就会自动组织起来研究解决办法。

这才是美国精神,如果黑人自己有那么多参议员众议员,州长,镇长,但是巴尔的摩还是那个样子,能说的过去吗?川普说那里是耗子街蛇区,话虽然难听,但却是事实。

总的来说,民主党说川普在搞独裁,搞民粹,但是他们支持的BLM和福利社会主义才最终会导致独裁。他们的身份政治,如必须是黑人妇女,才是最好的副总统候选人,这样的要求本身就是站在自由的对立面。

忠言逆耳,很容易被人认为是种族歧视。但其实,消灭种族歧视不仅要抗争,更重要的是自己做得更好。比如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也是知道自己受到白种人的种族歧视。但是他们以行动来粉碎这种歧视,那就是积极准备一举消灭俄国不可一世的波罗的海舰队,而不仅仅是抗议而已。

川普话说的难听,但不妨碍人民的自由,不影响美国精神。毕竟,他说的错误的地方,有自由的舆论在讨伐他,他做的任何错误的事,有各种分立的权力去制约他。但是,如果民主党上台,他们引入更多的移民,对黑人的福利更多,是违背美国的立国精神的。

当然,还有其它自由世界面临的问题,这里就不再多说。

因此,在目前这个时候,“分裂者”川普才是更好的人选。民主党,所谓的团结,就是对反美国精神的姑息,对美国精神的破坏。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