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必须坚守美国的立国之本

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是个伟大的人物,他的名篇《我有一个梦》彰显了美国的立国之本,即人人平等,天生被赋予了不可剥夺的追求幸福的权利。

Black Lives Matter,这三个字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也因为它反映了美国的立国之本,即黑人也是人,与白人和其他人种平等,同样有天生被赋予的不可剥夺的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且进一步强调有不被无辜伤害的权利。

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黑人必须坚持美国这个立国之本,没有这个,其它什么也得不到。在坚持自己权力的时候,不能剥夺他人的权利。比如在微观层面被警察保护不被暴民伤害的权利,和宏观层面坚持美国的制度不被其它制度侵蚀甚至代替的权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就不能得到其他人的支持,甚至需要被纠正。

因此,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削减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是不能被接受的。

同样,想要改变美国制度也是不能接受的。

2015年,BLM的三位创始人之一Patrisse Cullors在与Real News Network的Jared Ball的访谈中说,“我是有意识形态平台的。”我们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精通意识形态理论。我认为我们真正尝试做的是引起一个运动,一种可以让许多黑人使用的运动。”

(In a 2015 interview between BLM co-founder Patrisse Cullors and Jared Ball of the Real News Network, Cullors said in the video, "I have an ideological platform." We are trained Marxists,"  "We are super-versed on, sort of, ideological theories. And I think that what we really tried to do is build a movement that could be utilized by many, many Black folk.")

这里Cullors想要用一个新的意识形态代替美国现有的意识形态,这样的想法是美国主流社会不能接受的,是要在被逐渐侵蚀之前必须铲除的。其次,黑人如果不能在目前美国立国之本的基础上来看问题,把自己置于这个框架之外,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在美国与其它种族平等的站立,这种不平等是自己的思维所造成的。只有首先把自己的思维与其他族裔平等,才能消除其他方面的不平等。

最近,另外一位创始人托梅蒂(Opal Tometi)与记者有这样一段交谈。记者说:一些BLM活动者有些立场让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感觉是危险信号,比如杯葛七月四号独立日,你怎么看?托梅蒂说她没有像某些(白人)美国人那样庆祝这个公众假期。 “但是我不介意放假,”她大声笑道,很诚心,也不加设防。

(Where does she stand on some other activist positions that are red flags to Trump and his supporters, such as boycotting the Fourth of July? Tometi says she doesn’t celebrate the public holiday in the same way as some (white) Americans do. “But I don’t mind a day off,” she adds with a disarming guffaw. )

但是,七月四号独立日,不仅仅是一个公共假期。如果不尊重七月四号的精神,BLM就什么也得不到。七月四号不是白人的节日,黑人的节日,或者黄种移民的节日,而是美国国家的节日,美国立国之本的奠定日。

托梅蒂来自尼日利亚,为什么你不能在尼日利亚实现你的梦想,而是移民美国?因为美国才能让你实现你的梦想,你的所有梦想必须建立在美国的立国之本下。

托梅蒂与记者说,我希望,下次我们聚在一起时,美国将朝着1960年代承诺但没有实现的那种变化前进。她审慎乐观地认为,到40岁时,“黑人社区将与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完全不同”。

(Tometi hopes that the next time we get together, America will be moving towards the kind of change that the 1960s promised but did not deliver. She is cautiously optimistic that by the time she turns 40, “black communities will be in a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place than where we are right now”. )

我也希望黑人的境遇会比现在好,完全不同,但是如果想改变美国制度,那是万万不可以的。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我和“风险价值”

My rebuke to Princeton University regarding its recent policy change

Kazuo Ishiguro on his fears for Britain after Brexit